我们为什么要帮助难民?
2015-09-08 11:33:45
  • 0
  • 37
  • 135

  好几个陌生网友发给我,关于土耳其海滩发现的叙利亚三岁儿童尸体的照片,大致意思就是他的父亲不愿意好好地呆在土耳其,想要去欧洲,所以铤而走险。如果我的理解没有错,虽然他们没有直说,言下之意是这样的人还需要帮吗?难道不是自作自受吗?同一时间,微博传起了关于那张照片是摆拍的消息,当然,这是假消息,造谣的人目的何在?如果我没有猜错,嘲笑大家的怜悯心,还是如此言下之意:这样的人,你们还要帮吗?  

  能用这样的角度去造谣,已经让我觉得有些匪夷所思,能有传播的力量,更让人心寒。这,重要吗?战火和动荡是不存在的吗?人们想要过更好的生活而冒生命危险,这不是真实存在的吗?

  看到两张并排放在一起的照片,1956年,匈牙利人徒步去奥地利,以及现在,叙利亚人徒步走向奥地利。 

  1956年,匈牙利发生了十月事件,民众和平示威遭到匈牙利保安警察开枪镇压,导致示威暴力化,苏联军队入驻配合匈牙利国家安全局进行镇压。事件中两千多名民众死亡,大约十八万难民逃亡到奥地利,两万去了南斯拉夫。西方国家因为雅尔达协议,以及美国和苏联之间的核平等等因素,西方国家并没有介入,但是在安置和接收这批难民问题上,不少西方国家和联合国难民署一起承担起了责任。这一次的处理方法成为了有关难民的国际法和国际惯例的组成部分,也让国际社会意识到,难民危机没有随着二战而结束,而是随时会出现,国际社会必须有所准备。50年之后,联合国难民署还举办了纪念活动,因此那一次难民危机得到的妥善处理,使得后来不断出现的难民,获得益处。

  而现在,欧洲又在面临另外一场难民危机,对于不少人来说,国际社会对于叙利亚内部冲突的不干涉,使得每个人或多或少都对这些难民有了道德义务,只是,正如联合国难民事务署高级专员古特雷斯在06年的纪念活动上的感叹:“遗憾的是,虽然现在很多难民的处境比当年匈牙利难民更凄惨,但世人对他们的同情心和帮助都在减少。” 

  (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安东尼奥·古特雷斯)

  来看看数据。

  截至2013年底,联合国难民署统计数字显示,全球有难民(Refugee),寻求庇护者(Asylum-seeker)和内部被迫迁移人口(Internal Displaced People)超过了五千万,比2012年增加六百万,主要来自叙利亚。当中三千三百多万名难民是内部被迫迁移,包括苏丹,以及叙利亚等。

  根据联合国2014年的数据统计,目前主要的难民来自:

  1.阿富汗 256万

  2.叙利亚 249万

  3.索马里 112万

  4.苏丹 69万

  5.刚果民主共和国 50万

  6.缅甸 48万

  7.伊拉克 40万

  8.柬埔寨 40万

  9.越南 31万(已经在七十年代获得中国政府安置)

  10.厄立特里亚 31万 

  难民安置,主要是采取三种方式:自愿返回、当地融合以及送往第三国。2013年,有41万人自愿返回自己的国家,近十万人被安置在全球21个国家。

  说到收留难民最多的国家,分别是伊朗、巴基斯坦以及黎巴嫩。

  香港是一个对于难民这种身份一点都不会陌生的地方,因为如果看香港的人口史,现在的香港人主要是1945年之后从中国内地以及世界各地华人移民以及后代,到1960年,已经有100万来自内地的逃港人士,根据中国官方资料,四次从深圳出发的大规模偷渡潮分别发生在1957年、1962年、1972年和1979年。介绍一位深圳作家的作品——《大逃港》,作者查阅了大量当时的中国官方文件以及两地报刊,记录了这段血泪历史。还记得八十年代末,第一次到深圳,当地的老人指着梧桐山和深圳河告诉我们,当年,这里有多少尸体和鲜血呀。

  如果说偷渡潮只是两地之间的问题,并没有称为国际社会关注的问题,那么1970年开始,一直到2005年才算结束的越南难民和船民问题,则是香港进入到国际难民危机事务中。

  1975年4月30日,南越投降,不少人因为对共产党政权的害怕,而开始逃亡,第一批越南难民三千多人在一个多月后进入香港,并且全部获得收容。随着越共开始清洗行动,越来越多越南人逃亡,1979年,英国政府在日内瓦签署处理越南问题的国际公约,香港称为“第一收容港”,到1980年,超过10万名越南难民进入香港。不过从1987年开始,逃离越南的人更多是经济因素,希望能够被安置到第三国,也因为这样,香港政府开始甄别计划,把受到政权迫害的归为“难民”,而把那些因为经济因素而进入香港的定义为“船民”,也就是“非法移民”,并且开始遣返。

  香港在1998年取消了“第一收容港”政策,2000年,关闭了最后一个船民营。到2005年,香港一共收容了二十多万越南难民和船民,当中十四万去了第三国,近七万人被遣返,一千多人获得了香港合法居留身份。说到这些去了第三国的越南难民,如果有机会去巴黎,那里有被不少人誉为最正宗的PHO,即便在我现在读书的这个小镇,也有一家越南餐馆,店里面常常飘着广东话。除了不少难民中华人占了不小的部分,越南话本身和粤语也相当接近。越南难民是近些年移民美国的最大群体,在过去25年,有差不多二百万越南人移居美国。一开始美国为了避免族群聚居,把难民分散到美国各地,但是现在,越南本土外最大的越南人群体“小西贡”,出现在南加州。

  香港当年有不少关于越南难民和越南民众生活的电影电视剧,比如许鞍华的《投奔怒海》,讲述在越南生活的民众为何要登上渔船,根据不完全统计,七成人死于途中,因为被拦截,因为糟糕的生存条件;TVB的《今生无悔》,则讲述了一位在香港船民营中的女孩,和一个香港男孩的爱情故事。 

  (《投奔怒海》电影剧照)

  说到人们对于难民潮的抗拒,说到底是担心他们分剥社会资源,影响社会秩序,而之所以有这样的印象,很多人又会把难民和非法移民这样的群体联系在一起,而一些难民本身,也会强调自己的难民身份,把自己和非法移民区分开。

  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情形,如果说两者的分别,那就类似当年的越南难民和越南船民一样,前者是被动的离开,因为涉及到生命安危,而后者,则是想要获得更好的经济收益。非法移民同样也冒着生命危险,大家还记不记得英国多佛港惨案?2000年6月2日,58名偷渡者被发现在一架密闭的货车中死亡,他们全部来自福建,从16岁到43岁。

  如果说人数的话,非法移民的数量远远大于难民,但是他们并不会像难民那样一下子出现巨大的人数,往往会在一段时间之后,成为一个社会或者社区的问题。

  美国的非法移民大约有一千二百万,占人口的百分之四,主要来自墨西哥。而在欧洲,目前让欧盟国家头痛的问题是,如何区分难民和非法移民。欧盟宣布,今年头七个月有三十五万人偷渡入境,但是这里面到底哪些是难民,那些事非法移民呢?这些人里面,来自阿富汗的最多,其次是厄立特里亚,被称为最神秘的非洲国家,当地男性需要强制性服兵役,而这个兵役计划因为残酷而闻名。

  不过,即便是对待非法移民,很多国家在公共政策上都给予已经抵达的非法移民更多的权益,也有人权团体为这个群体而奔走呼吁。至于难民问题,更是被视为对于个人良知,以及社会道德标准的一种考验。小男孩的死亡照片所引发的回响,是因为人们终于发现自己原来一直忽略这些难民们所面对的绝望现实。英国政府改变初衷,决定接收难民,算是一个开始,而德国政府更是展现出大国的姿态,准备接纳八十万名难民,预计花费100亿欧元。德国媒体的民调显示,88%民众愿意或者捐物或者已经这样做了,37%满意政府收容政策,22%认为应该多收,33%认为应该少收。德国的媒体,从严肃杂志到八卦周刊,都在报道关于难民的信息,告诉民众,应该怎样包容难民。

  对于那些用谣言的传播,想要让大家觉得,这些人,或者某个族裔或者宗教信徒根本不值得获得帮助的人,看到一段网友的话,和你们分享:

  “不要单纯指责某个族裔,当年十万华裔从越南逃离成为海上难民的时候,也是西方国家出头安排,结束了族人海上漂泊等死的悲惨命运。如果,当然希望不要有那一天,当我的族人冒着生命危险离开绝望之地的时候,有一块收留他们土地的地方。”——@magix_xiao 

  (沙滩上的叙利亚小男孩照片震惊了整个欧洲)
     (责编:代金凤)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